您所在的位置:茂井其益新闻网>情感>故事:二婚嫁人后1年,我开始想念瘸腿前夫的好

故事:二婚嫁人后1年,我开始想念瘸腿前夫的好

2019-11-21 14:04:59 2536

每天读这个故事的应用作者:肖克礼

谢之桃把最后一道菜端上桌,叫林文过来坐下。林文正在阳台上修理杜鹃花盆。他听到谢之桃在叫他,抬头没有回应。

根据之前的约定,吃完这顿饭后,他们两个会重修旧好,既往不咎。

林文心里有些不舒服。他犹豫了一下,走向桌子。经过半天的深思熟虑,他没有考虑要说什么。他看见谢之桃礼貌地帮他拉了把椅子,并架起了一个小酒杯。

林文觉得他还得说些什么。

“桃子,你不必这样。既然你回来了,你还是你的家。你仍然可以像以前一样对待我。我不习惯。”

谢之桃笨拙地搓着双手。她拉过一把椅子,坐在林文旁边,话语中带着一些恳求。“林文,我知道我为你难过。我曾经犯过错误。我真的很想回来。”

拒绝之后,厕所里传来一声巨响,接着是碎玻璃的声音。这两个人被突然的噪音吓坏了。他们面面相觑,跑向厕所。

原本整洁的卫生间乱糟糟的,地上的柜子里全是碎玻璃渣,风被裹在傍晚的湿气从窗户里倾泻进来,谢之桃不禁哆嗦了一下。

窗外半米高,乔志刚前倾,用锤子敲了一下窗框上的玻璃渣。他戴着厚厚的橡胶手套,打了几次后停下来清理,以确保没有残余的矿渣落到他身上。他开始试图爬进去。

林文勃然大怒。他环顾四周,责骂并抓住他旁边的拖把。乔志刚被人乱捅了一刀。乔志刚无法躲闪,摇了摇自己。他差点摔倒。

谢之桃吓坏了。她冲上去把林文抱在怀里,却没有小心地上的碎玻璃。

“林文,住手,它会杀了你的!”

谢之桃住在五楼。现在乔志刚赤手空拳挂在五楼的墙外。他正用脚踩着楼下窗户的屋檐。一只手紧紧抓住墙上的下水道管道。另一只手惊慌地抓住满是玻璃碎片的窗户边缘。

风把他的夹克用一个大袋子吹了起来,他越看越摇摇晃晃,他没有考虑这许多,只对着尸体正了正,对着房子谢之桃喊道:

“桃子,跟我回来。你和这个瘸子在一起做什么?如果你真的想要孩子,你应该带着他们。我和你妈妈都在。”

谢之桃抱着狂躁的林文,哭着喊道:“你要逼我死!”

外面传来敲门声和喊叫声。社区保安和周大杰带着几个人匆匆赶到。谢之桃用尽全力,一点一点地把自己和林文拖到门口。

门一开,人们蜂拥而入。一组人把林文拖进卧室,另一组人冲进浴室,艰难地把乔志刚拉了起来。

房间里更混乱了,各种声音都听到了,但是谢之桃终于松了一口气。她轻轻地瘫在门口。刚才她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有几秒钟了。她筋疲力尽,甚至连呼吸都觉得很累。

潮湿的夜风欢快地吹进空荡荡的窗户,把谢之桃的心吹得乱七八糟。

对于一个已经偏离轨道的女人来说,要回头真的很难。

谢之桃与林文的婚姻本质上是一笔交易。

谢之桃的母亲早年身患重病。为了治好她,谢之桃的父亲谢老三向亲戚朋友借了钱。他离治疗费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。有人告诉他去大浦村找文贝斯,尽可能多借点钱。

温家有钱,这是当地人所熟知的,温家有一个不成文的借钱规则,即利率高,价格固定。

因此,谢老三一进门就拍了拍胸脯,对温贝斯说:“你想说多少利息就说多少,也就是说,只要我活着,我就把它给我。”

但当他们结束时,他目瞪口呆。

什么?不用还贷吗?把它当成嫁妆吗?想让我的桃子和你的林文订婚吗?

温家的富人众所周知,温家有一个瘸子也是众所周知的。

林文是个瘸子。

他年轻时只有三岁。那时,摩托车刚刚流行起来。温贝斯也买了一个。什么都没发生时,他开车走遍了林文的整个村庄。

碰巧那时雨很大。为了防止村子里积水,排水沟比平时挖得宽得多。温贝斯威严地驾驶着他的摩托车。他只是歪着头和人说话,并在不经意间陷入其中。

那辆笨重的摩托车瞬间撞碎了林文的小腿。

这家医院参观了几家医院,花了很多钱。然而,林文的腿还是摔倒了,走路非常不协调。

当林文20岁的时候,他正在谈论他的对象的美好时光。当时,每个家庭的生活条件都很接近,女孩们不再只是看着彼此的家庭环境,而是开始关注软实力,比如身材、美貌和气质。林文一瘸一拐的腿成了他婚姻的绊脚石。

温贝斯把桌上的茶推向谢老三。谢老三在恐惧中提了起来,想了很久。他终于放下枪,沮丧地离开了。

这件事太大了,他不能轻率地同意。

谢老三很快回家,又出来了。他手里拿着两瓶酒,径直向温贝斯家走去,但他只呆了不到一杯茶。他又沮丧地离开了,手里还拿着两瓶酒。

直到晚上天黑,谢老三才再次出现在林文的门口。他在门口犹豫了一会儿,然后决定进入门槛。势头像一个壮汉折断的手腕一样强劲,他认为死亡和死亡一样强大。

这桩婚姻就这样决定了。

不可能说谢之桃心里没有怨言,但是他能做什么呢?他正等着自己的母亲用这笔钱,其他人已经告诉她,文佳有钱,已经在城里买了一间婚房。此外,林文一瘸一拐的不好看,侧面也不影响他。

谢之桃23岁时嫁给了林文。当她举行婚礼时,她听到的最多的话是:“你在林文的儿子有福了。嫁给这么漂亮的儿媳妇后,你必须小心。”

谢之桃心里对此很反感。她怎么会是那种人?

但是谁能想到仅仅几年后,谢之桃真的变成了那种人。

婚后,谢之桃虽然有点看不上林文,但也照顾好了自己。第二年春天结束时,他白白给了文古一个胖男孩。在社区的帮助下,林文还在附近的一个公益岗位上安排了一份工作。

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,直到谢之桃学会了衍生。

谢之桃是红酒的微产品,主要针对男性市场。经过几天的爬楼梯和听课,谢之桃满怀信心地开始了她的微产品推广。

乔志刚是谢之桃众多微型企业客户中最引人注目的一个。他幽默大方。他非常支持谢之桃发布的每一款产品。他不仅下了第一个订单,还帮助谢之桃游说集团中的其他客户。谢之桃从心底里用新的眼光看着他。

谢之桃的心原本是责无旁贷的。她一生中接触最多的男人是她的父亲谢老三和丈夫林文。在她的印象中,谢老三一整天都愁眉苦脸,除了几句工作之外。然而,林文的性格很迟钝,他不太健谈,而且他患有腿部疾病。他在心理上比普通人更敏感。他通常是沉默的。

她认为世界上所有的男人都是如此乏味无趣。她又见到了乔志刚。直到那时,她才知道男人是如此有趣。男人说的话甜如蜜。她发现自己喜欢被哄骗。

她被困在这个甜言蜜语中,无法自拔。虽然每次和乔志刚约会后她都感到内疚,但她也会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次,但她无法抗拒内心的诱惑。当她回到家时,她的心像一滩死水一样毫无生气。出去后,她感到波涛汹涌,心情愉快。

没人知道他们俩什么时候在一起。当所有人都知道的时候,他们已经在警察局了。

据说乔志刚的妻子咽不下这口气。她秘密跟踪了他们相当一段时间,然后在旅馆拦住他们并报警。

当林文被告知去警察局接人时,他一度怀疑自己接到了一个欺诈电话。直到电话里清晰地听到谢之桃的声音,他才真正明白自己戴着一顶帽子。

他脸色铁青,不情愿地在警察移交的笔记本上签了名。

从警察局出来后,谢之桃终于有了一种恐怖的感觉,特别是当她看到儿子在她身边叽叽喳喳地跳来跳去的时候,她突然产生了一种恐惧,她害怕失去家人,更害怕失去儿子,她变得如此害怕,甚至在别人窃窃私语的时候,她都感觉像戳自己的脊梁骨。

林文异常平静。在经历了最初几天的愤怒和烦躁之后,他终于迫使自己原谅了谢之桃,更不用说儿媳妇为此付出了很多钱,只是为了他的儿子,而且不能让家人离开。

唯一不能阻止的是乔志刚。他回去和妻子吵了一架,马上就离婚了。他生来是木匠,有自己的装饰公司。即使他的妻子狮子发了财,他也毫不犹豫地拿到了离婚证书。

拿着离婚证的乔志刚开始经常来谢之桃。他在学校门口和菜市场拦住了谢之桃,从包里拿出一份全新的离婚证书给她看。“桃子,我是认真的。听着,我离婚了。”

谢之桃在这段时间里日夜受良心的折磨,没有时间照顾其他事情。她与乔志刚的可耻恋情也成了她心中的一根刺。

“我不能离婚,我也不会继续和你在一起,你以后不要来找我。你是一个大老板,你可以找到任何你想要的女人,所以为什么要烦我?”

然而,乔志刚拒绝放弃。几天后,他了解了谢之桃的活动,每天都在小区门口等着。他开着一辆酷酷的黑色高地车,把它停在住宅区的人行道旁,上面闪烁着灯光。谢之桃一出现,他就迅速下了车。汽车立即放出一滴水,吸引了许多路人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,整个社区的风和低语就像初夏的柳絮,漂浮在天空。搅风的人口中心痒,不吐不快。

林文发现,即使他把所有的窗户都关死了,窃窃私语仍然会飘进来,刺激他敏感的神经。

“这个女人的丈夫不是很好,挣不了多少钱,仍然是个瘸子,嫁给他输了。”

“如果我是你,我也会这么做。看门口的那个人。他既疯狂又富有。关键是他不必贫穷。”

当乔志刚等到第50天,谢之桃终于离婚了。

谢之桃的眼睛红红的,她紧紧地抱着儿子,不肯放弃。林文不耐烦地催促她:“快点打包。不要在这里玩。你为什么早点走?”

谢之桃因此被林文开除了。

林文不情愿地用这种失去两者的方式来交换他作为一个男人的尊严。

离婚的谢之桃很自然地和乔志刚走在一起。

然而,谢之桃发现她再也找不到自己原来的心情了。即使是她最喜欢的甜言蜜语,她也觉得它们只是油嘴滑舌的话。她被这些油嘴滑舌的话弄糊涂了,走错了路。

她开始怀念和林文再次生活在一起的时光。这是普通的一天,没有海浪,但它就像水流过心脏。这是最让人放心的。

谢之桃最近反复做了一个梦。在梦里,他的儿子为他的母亲哭泣。他穿着满是污渍的衣服,头发很长,眼泪和鼻涕混合在一起。他抬起手背擦了擦。他的整张脸变成了一张肮脏的猫脸。

谢之桃自己从梦中哭醒了。当她醒来时,她处于恍惚状态。她的耳朵里似乎有她儿子的哭声。她又一次因梦中的情感而哭泣。

乔志刚终于不忍看了。当她再次偷偷流泪时,她不耐烦地说,“你可以去看看孩子们。你怎么总是这样哭?”

然而,她不敢去。她记得林在离开前告诉她:“离开后请尽量少回来看孩子,以免被别人戳到脊梁骨。孩子们听到这些话是不好的。”

周日下午,她还是情不自禁地溜到了以前的社区。现在是下午两点钟。闪耀的太阳是最灼热的。社区的街道上几乎没有人。她鼓起勇气站在大楼底部向上看。找了半天后,她看到自己的头上满是汗水或泪水,遇到了路过的社区周大杰。

周大杰是这个社区众所周知的好人。每当有人心里有疙瘩时,他总是让她调整一下。奇怪的是,别人说服他是没有用的。碰巧周大杰的几句话突然被打开了。

周大杰带谢之桃去了她的家。在批评谢之桃的愚蠢时,她担心谢之桃的现状。

“你不知道,林文已经把陈晨送到乡下奶奶家了。他是一个不得不去上班的大个子,腿不方便。他不能照顾孩子,但你岳母不会来城里住,所以林文不得不把他送回去。”

“你们两个这么大惊小怪,但你们在折磨孩子。你岳母已经60多岁了,她不健康。如果你想为另一个孩子服务,你就没有精力。你只能保证孩子不饿。”

“这个孩子在城里上学很好,他的身份转到了祖母那里。不管他是怎么被教的,放学后甚至没有家庭作业检查员。这不是耽误了孩子吗?”

谢之桃泪眼汪汪地僵硬地坐在椅子上。

一周后,谢之桃终于在周大杰家见到了他的儿子陈晨。

陈晨比她离开时瘦多了。整个人小了一圈。当她看到谢之桃时,她没有说话。她只是低下头,抿着嘴,看上去冷酷无情。

谢之桃取笑他:“陈晨,你为什么不打电话给妈妈?”

过了很久,陈晨用手擦了擦衣服的一角,抬起了头。“他们都说你不想要我和爸爸,你是个坏女人。”

谢之桃的眼泪立刻充满了她的眼睛。她努力忍着,把儿子的头埋在脖子里,拒绝放手。

谢之桃借用了周大杰的厨房,为儿子做了一顿丰盛的饭菜。她看着正在狼吞虎咽地吃食物的那一刻。眼泪最终一滴一滴地落进了米饭里。

周大杰叹了口气,递给她一条纸巾。

“桃子,今天你对姐姐说了心里话之后,你还想回这个家吗?”

谢之桃只是用他的鸡翅筷子在半空中停顿了一下。沉默了很长时间后,当他回答时,他的声音带着哽咽:“是的,我想念我的家人,我的孩子,我想彻夜不眠。”

“在那一行,姐姐需要你的话。只要你有这个想法,下一件事就留给姐姐。”

周大杰没有达到她的期望。在她的不断游说下,林文终于放手,并答应再给谢之桃一次机会。

谢之桃在电话中听到周大杰的消息时喜极而泣。

她很高兴见到冉冉升起的太阳,匆匆回家,没有理会身后怒气冲冲的乔志刚。她走进熟悉的社区,爬上台阶,最后站在门口。

推门而入,阳光透过窗户洒向所有角落。谢之桃看到沙发上有林文随便放的衣服,电视柜上覆盖着淡淡的灰尘,餐桌上堆着一盒方便面。

谢之桃看着这个熟悉又有点陌生的家,喜忧参半。

然而,她很快卷起袖子,戴上手套,开始像以前一样收拾房间。

她想把这个地方变回以前的样子。

门口,林文提着一篮子他刚买的蔬菜。一言不发,他的眼睛忍不住跟着房间里忙碌的身影。

他的耳朵一直缠着周大杰指控他:

"她度过了艰难的一年。"

“她真的后悔了。再给她一次机会。”

“生活是为了你自己。不要听外面那些人的闲话。”

"好好吃饭,聊聊天,吃这顿饭,然后像以前一样生活."

然而,事故发生得如此残忍,以至于饭终究没有吃完。

谢之桃悔悟的心,连同浴室里的玻璃,碎成了渣。

谢之桃看着林文一瘸一拐地晃动着双腿,清理地上的玻璃碎片。她试图帮忙,但林文甚至没有看她一眼。扫帚在两人之间象征性地来回拉动后,谢之桃不情愿地放开了她的手。

桌子上的盘子仍然整齐地放在那里,没有把手的酒杯仍然只盛了刚刚倒出来的一半酒,但是没有人会再碰它们了。它们会慢慢冷却变酸,直到被丢弃。

谢之桃感到前所未有的绝望。她忍不住低声哭泣。她蜷缩在沙发的一角,双手放在膝盖上。一年中的某一天,她迷了路,想回头看看,但那里杂草丛生,再也无法辨认了。

一双手臂从后面抱住了她。

带着短暂的犹豫,然后是长期的决心。(作品名称:“愿有时间回头”,肖格雷利著。发件人:每天阅读故事应用,看得更精彩)

点击[关注]按钮,首先可以看到更多精彩的故事。

500万彩票网 黄金城 广西十一选五

图片新闻

热度排行